旷野

/会疯狂推荐
/雷安瑞金帕露胜出
/幼驯染万岁

求助

一星期前我看了一个太太的文,是半兽咔和人类久的故事。第一章前面写的是咔在斗兽场打架,我没看完因为我赶着去学校。今天回来发现忘记收藏了。有哪位好心的朋友帮忙指个路吗😭

那啥,之前因为帕露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取关了。这个号不会再更新了。只会发一些无聊的屁话。
为了你的身心健康还是取关的好好吗

【帕露】Lemon

①GL向
②现代
③短打

——

帕帕拉恰仰身躺在火车的座椅上,落日的余晖透过窗纱也仅仅是一抹橙黄色的光辉。即便是这样太阳也很明亮,也很耀眼,她只不过是望了几秒便低下了眼,耳机轻轻地传来了歌声。

帕帕拉恰弯了弯嘴角,右手放在身前,五指伸开,无名指上的戒指镶嵌着一枚小巧的红色宝石,在从窗帘里偷溜出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马上就能相见了。

那个人微蹙的眉、含笑的眼角、薄而实的嘴唇,甚至于冰凉的锁骨、细致的腰身……一一都在帕帕拉恰合眼的瞬间浮现了出来。

帕帕拉恰笑得更深了。她吻了戒指上那颗折射着璀璨光辉的金红石,想念着远方的人。是啊,“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

最后一句是歌词,来自米津玄师的《Lemon》,意思是“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帕帕拉恰坐火车的时候听的就是这首歌。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很喜欢《Lemon》。每每看到歌词听着旋律脑海里就浮现出这两个人的模样——他们在同一片草地上战斗,一时疏忽被对方所救,在医务室里相互治疗。露琪尔为帕帕拉恰做的不止三十万三千次手术,帕帕拉恰皱着眉对法斯说的“想让他轻松”,很难让人不去想象他们有着怎样的过往。

能力有限,写不出原作的他们。原作的帕露非常好,我很喜欢,如今到了70话也是的。

——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

对帕帕拉恰来说是这样的,
对露琪尔来说也是。

原作cp向的感想

被作者虐到吐血的我终于把悲愤化成了力量

看个乐呵就好!👏

(黄钻的名字是伊尔洛,我写错了。图片改不了,下次我会改过来的。抱歉)

【帕露】专业课

①BG向
②现代
③短篇

希望你们喜欢

♢♢♢

“嗒、嗒、嗒、嗒……”

“嗒!”
AM 1:00

“咔吱。”门从外面被轻轻打开。除了开,关门那一瞬间,整个过程几乎听不见别的声音,露琪尔松了一口气。

她望了一眼钟,果然。估计到床上至少得1:40了吧?

“医生”这个职位对于大城市来说总是缺少的,更何况像露琪尔这种博士高学位。因此加班几乎每隔几天就会上演,而来到自己面前的又不是普通的病人,就更不好拒绝了。

“会习惯的会习惯的……”。露琪尔每次上下班都会在心里默念,可是工作给本身生活带来的影响,自己比谁都清楚。

这种生活,像是独自驱使着一条破烂的小船,游走在茫茫大海里,寻找着似乎不存在的幸福之国。而且万一哪一天遇见风浪,指不定还直接沉了呢。

露琪尔活动了一下肩膀,用手捏了捏,酸的。这时候还是得赶紧去洗个热水澡才行啊。

露琪尔把包随手放在了身旁的柜子上,脱下靴子,换上了棉拖。

客厅里,被某人预留下的小灯仍是亮着,不大,却足以让露琪尔完成接下来的事情了。她一边转着脖子,右手掐着肩,一边缓步地走向沙发。柔软的沙发上叠放好了一套睡衣和浴巾,露琪尔脱下大衣与棉裤后拿起三件套就往浴室走。
因为太过熟悉,所以甚至连一声招呼都是多余的。

————

温热的水蒸气在露琪尔打开门的一刹那冲了出去,却在下一刻被寒冷的空气消灭殆尽,像是在霸气地宣告这是冬天的主场。露琪尔打了一个寒颤。
“好冷啊。”

露琪尔关了所有的灯后,摸黑爬上了床。动作很熟练,掀起被子的一角就钻了进去。
被子里面是暖和的。

黑暗似乎有一种能把所有的感官都放大的能力,她听见了他的呼吸声,一起一伏。

有规律、有节奏。

也许是白天工作太多,把压力的宣泄都堆积到晚上,露琪尔最近开始失眠了。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她索性偏过了头。

自然而然,

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红色。

“?!”

又如此猝不及防。

对面那人也只是笑。

在交往之前,露琪尔曾偷偷瞟过帕帕拉恰无数次,最初只是因为对于他身上近两米长的蓬松的红发感到新奇而已。但当自己注视的人循着目光看上来时,在眼神交汇的那一瞬间,露琪尔知道这不仅仅是好奇的问题了。
在交往之后,即便约会、接吻中有无数次对视,却从未像这一次如此直白。

仿佛浸没在了海洋里,露琪尔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露琪尔觉得自己脸上发烫。她微微张开了口。

“还不睡?”

她的右手被人轻轻握住,带来些许凉意。那是意料之外的。
露琪尔反握了回去。

“已经睡了过了。”
帕帕拉恰笑了笑。

“……我吵到你了吗?”

“这和你没关系。”
帕帕拉恰顿了顿。
“想和你说一件事,别笑我啊。”

露琪尔垂下了眼。

帕帕拉恰把脸转向了天花板。一字一句,缓缓地说道:
“我啊——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在半夜醒来,在醒之前做得还是同一个梦。梦里,你被我杀死了。”

“哈哈哈,很可笑很荒诞吧?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但很真实啊,梦里。然后我就这样一直醒着,有时是在你回来之前,有时是在你回来之后。”

帕帕拉恰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

“最近——我们一直没时间见面呢。”

时间凝滞在两人之间,沉默在渐渐扩散。

因为太过珍惜,所以十分不舍。因为太过珍惜,所以当出现裂痕的时候,两人都会意识到,都想要去弥补。

『我想和你在一起。』

露琪尔开口,她想说些什么。但她该说些什么呢?

他们在这之前确实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也许是从露琪尔开始加班那一刻起,也许是从帕帕拉恰开始执行他身为艺术总监的重要工程的那一刻起。两人的工作都是工作时间不确定因素很强的那一类。但幸运的是,在此之前,他们竟是有许多相同的休假时间。就算没有,也会时不时地在工作的间隙跑到对方面前去送上自己做的午饭或者偷偷约个会,但也仅限于去餐厅吃饭而已。忙了起来,这样的活动他们乐此不疲。只是最近次数变少了。他们都感觉到了。从迈入职业生涯,到同居,再到这一天,磕磕绊绊,已是不易。这不能说是神奇。

『别想那么多。』『都是假的我不是好好的吗?』『没事冷静点』
就这样?就这样地去告诉他,告诉自己最心爱的爱人,说你这些想法都是错的,都是不存在,根本没有必要。然后继续装作不知情,继续乐呵乐呵地过日子。把帕帕拉恰的不安,自己的张皇失措全部都埋在心底,等着有一天终于大爆发。然后分手。然后再见。

怎么可能?

或者说声『抱歉』、说声『对不起』,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事已至此,他们谁也不能把这自私地看作单方面的原因。

夜是安静的。
外面时不时传来大货车飞啸而过的疾驰声。在大城市里,即便是在深夜,也有人们为生活坚持不懈地奋斗着。

只是一闪而过——原来自己已经和帕帕拉恰约定好,明年要一起去为这个家购置一台小车了啊。

……
是了,这有什么可迟疑的?
现在在对面的不是别人,而是帕帕拉恰。

这就足够了。

露琪尔确实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在面对帕帕拉恰的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是凭着感觉。

就像现在这样——

露琪尔抓紧了帕帕拉恰的手,将它慢慢地拉了上来,或许也有些急切,直到把那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腔前。

目光的再一次相遇,这次,她看见了他惊讶的眉。

与其一同传来的,是那一处,单独一方的,生生不息,永不停歇的心跳声。
像是刹那间充满了整个房间,鲜明而又极具生命力。

“怦、”

“怦、”

“怦……”

露琪尔脸上是少有的严肃的表情,至少在帕帕拉恰看来,自己并没有在这之前的任何一次的约会中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他感受到覆在他手背上的力,以及手心下的生命。

她轻轻地开口,呼了一口气:

“我在这。”

语气很轻巧,却又像堆积了万物。

露琪尔又重复了一遍,她微微笑了一下:
“我在这呢。”

夜是安静的。
整个世界在此时此刻只剩下他们二人,是仅仅属于彼此的存在。

若是下一秒便迎来世界末日,这样的结局也不为过吧。帕帕拉恰突发奇想,却在想法出现在大脑的那一刻马上笑了起来,就在这样的场合下。

“噗嗤。”
帕帕拉恰的眉毛舒展开,嘴角上扬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眯着眼睛看着露琪尔。

露琪尔本来就不是什么冷静自若的人。在病人面前那样是职业需要。而在真正的生活中,她其实很毛手毛脚。之前她就是凭直觉干的事,完全不计后果,而此刻帕帕拉恰的手还被『被』放在自己的胸上呢。
瞬间羞耻心爆棚的露琪尔几乎是在低声尖叫中猛地把帕帕拉恰的手甩开了,一个转身就用被子把自己连同头一起盖得严严实实。

自己身上的被子被抢走,帕帕拉恰就顺势地靠近了露琪尔。两人实实在在地前胸贴后背地来了一次。

感受到背后的力量,露琪尔一言不发,只是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一些。她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烫,一定是闷出来的……

相处久了,对方的个性心知肚明,若是现在特意把露琪尔从被子里拉出来,一定会看到一个很美的景色。但现在已经是深夜了,两个人都很累。考虑到这一点,帕帕拉恰没有说什么,把内心的欲望强压了下去后,也仅仅是身体往后退了一下,再把中间空出来的间隙到露琪尔的肩膀,都用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好。
接着,一只手悄悄地覆上了露琪尔的腰,捏了一下,果不其然,那具身体也随着抖了一下。
帕帕拉恰忍着没笑出声。

罪魁祸首心满意足地合上了眼睛。
而受害者心里默默记下了这笔账。

过了一会后,这个房间又只剩下了均匀的呼吸声。

帕帕拉恰这次是真的睡着了。露琪尔在心里再三重复后,小心翼翼地从被窝里伸出了头。

房间四周借着从外渗进来的月光得以被稍稍照亮,露琪尔安静地望着前方。

被帕帕拉恰触碰的地方怎么都那么烫,左胸腔里的那颗东西还在不安分地跳动着。

啊啊啊要命了……!

正当露琪尔做着强烈的心里斗争的时候,后面的那个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露琪尔暗地里庆幸着自己刚刚没有一时冲动转过身继续望着帕帕拉恰这颗安眠药。
可恶啊,帕帕拉恰这个混蛋!说个话都这样!

但自己也确实在这不久之后睡着了,而且一夜好眠。

覆在她腰上的手没有动,回过神来时对方已经说完了,刹那间露琪尔觉得自己是在梦境与现实交错的边界。但她确信是他说的,只有他能够把这句话说得这么自然而然。只有他,才会对她说出这句话。

他像往常一样,轻轻地说着,

我好爱你啊,露琪尔。

♢♢♢

送走今天上午的最后一位病人,露琪尔伸了伸懒腰,起身向诊断室大门走出去。

包里有早上买的面包和牛奶,露琪尔想着午饭去医院外的长椅随便解决一下就好了。

出到大厅,露琪尔才发现今天的人声是比过往的要嘈杂一些的,而且有不少进入大厅的又纷纷往回看并私下交谈。

露琪尔并不在意,随心四处环视了一下,才把目光最终投回到自己的正前方——

一个耀动的红色身影出现在眼前。

露琪尔不自觉地笑了笑,下意识加快了脚步,甚至可以说是在小跑。

她走到了他的面前,问道:“你怎么来了,工作呢?”

帕帕拉恰穿着白色的衬衣配上浅色的牛仔裤,一只手握着手机,语调轻快地说:“今天上午的已经做完了。”

帕帕拉恰顺势牵起了露琪尔的手,低头看着她。

来来往往的人群依旧嘈杂,刚好碰上了上下班的高峰。他们是一对情侣,也许很平凡,也许很特殊,但至少在这芸芸众生之中找到了属于彼此对方的存在,他们不再平凡,不再特殊。

露琪尔像昨晚一样反握了回去,静静等待着对方。她胡乱想着,就算帕帕拉恰提出现在立刻去宾馆开房,也许她都会同意的

依然是那两人,依然是那蓬松的红发开了口,提出的却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要求——

“一起去吃饭吧。”

波光在露琪尔的眼中流转万瞬。

◇◇◇
原作的实在太虐了。70,62,64,65,29……怎么看怎么伤心,一想到内容就在内心咆哮。
于是只能自己动手来写了。
哎,希望漫画最后有个好结局吧。

他们之间有了隔阂,在两人的努力下终归与好。相互体谅,相互关心,这样的爱情不是相当的美妙吗?维持一段感情始终是双方的事情。若只有一个人在划船,那么怎么努力终究会侧翻。

为什么题目叫『专业课』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为了在一起,他们需要了解对方,从身体到心灵。这就像是在上名为『露琪尔/帕帕拉恰』的专业课一样。
一份感情,可是比一份试卷难多了。那么在写着对方名字的专业课试卷上,他们究竟会得几分呢?

我想,在长达一生的试卷里,他们已经做好了如何答题。

感谢你的阅读。

(说些不相关的。可能这样有点自恋。我这人写东西随心情,很难很难才会去动笔。所以别关注我了,以后如果有什么产出咱们随缘分吧。)

我不管他们都同居成这样了为什么还不结婚(

啊啊啊啊看见了吗那个【尤其】!!!那个【【尤其】】!!!我不管这是搜狗百科先出的手!!!我只是想看看露琪尔长啥样而已!

没想到啊没想到……

架还是要打的但是婚一定要结(?!

求求你们在一起(跪

天依生日快乐,和阿绫要好好的哦

咔酱生日快乐!

刚刚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_(:з」∠)_

祝你生日快乐!要和你的久好好的哦(*/ω\*)

生日了纪念一下

我觉得波尔茨的头发,在和钻石独处的时候干些不为人知的可以用来遮人耳目(。

波尔茨:你已经被我包围了
钻石:???